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為平民畫像 為時代立傳 ——淮劇《谷家大事》觀後
來源:文藝報 | 靳文泰  2020年12月04日08:04
關鍵詞:淮劇

看了鹽城市建湖縣淮劇團創排的一部抗疫題材的現代戲《谷家大事》(編劇:陳明、袁曉亞,導演:李傑)後,我想用八個字來概括觀劇感受,“家國情懷,舉重若輕”。抗疫題材屬於重大題材,這樣的戲寫好不容易,題材偏沉重,戲編出來可能也會沉悶,特別是在兩個小時的觀劇時間中,若是口號宣講,很容易讓人感到乏味枯燥,最終的結果無非是演出完後刀槍入庫、馬放南山。這樣的作品確實已出現過不少,但《谷家大事》卻另闢蹊徑,既寫活了百姓故事,又巧妙將家國情懷融入其中,駕輕就熟,以小見大,舉重若輕,將一位舍小家、為大家、保國家的農民企業家形象生動地展現在戲曲舞台上。

目前,許多抗疫題材作品都選擇正面強攻反映抗疫第一線,有的着力表現醫護人員救治新型冠狀肺炎患者的生死搏鬥的緊張場面,有的聚焦援鄂醫護人員的家庭矛盾,還有的則講述援助城市和被援助的武漢之間的互動等,以散點透視多方位展現抗疫情勢,展現主要人物的成長和人物關係的變化。而淮劇《谷家大事》卻獨具匠心,故事取材於江蘇建湖縣“正清米業”於今年正月初五向武漢捐贈五萬斤大米的真實事例,創作者的視野沒有僅停留在抗疫的中心地帶,而是擴大視野,以深情的目光凝視大眾抗疫這一羣體行為,為我們精心編織了一個曲折而動人的精彩故事。

《谷家大事》講述了庚子年正月初,新冠疫情突發,江城緊急實行交通管制,在蘇北裏下河地區的一個小村,退役老黨員谷年富與老伴卻裏外忙碌着,等候大兒子回來復婚,二兒子回來結婚。結婚復婚是谷家的頭等大事,然而這個“大事”因疫情的到來卻不能一帆風順。打算復婚的長媳蘇娟因為疫情突發,馳援江城;即將結婚的老二夫婦,為再添一部“豪車”爆發了公媳衝突;孫女美麗不告而別,瞞着爺爺奶奶毅然“逆行”;親家顧山的神祕到來,又掀起一場“糧食合同風波”,劍拔弩張中谷家危機四伏……最終,谷年富毅然選擇捐出企業的全部大米馳援江城,以博大的胸懷、高尚的人格,點燃了眾人的情懷。突破一般新聞報道式敍述層面的《谷》劇,其完整的藝術構思將人慾、人心、人情進行了橫向呈現,深入開掘了全民抗疫所體現的民族精神。

一個縣級劇團創排一台劇目,首先要考慮如何贏得戲迷觀演的熱情。《谷家大事》不能寫成新聞紀錄片,也不能過度“詩化”。誠如編劇陳明所言,“如果我們一方面描繪出‘糖精兑水’般的甜津津的虛幻鄉土,一方面刻意避免面對真實鄉村生活的冷峻與思考。這樣必然會出現一種結果,就是把鄉村題材寫得不真實!”在《谷》劇中,他堅持“換一個角度去觀察,換一種思維去體味, 換一種方法去表達。努力嘗試打通新與舊、傳統與現代、歷史與現實之間的橋樑”。

《谷》劇以谷家兩個兒子的終身大事為中心事件引領戲劇結構的進展。全劇共設計了六場戲,每場都有敍述重點,指向性也強。第一場,谷年富和老伴為老大老二的婚事忙得腳打後腦勺,哪成想喜事臨門,卻趕上疫情來襲,谷家大事難辦。第二場濃濃渲染祖孫情誼,孫女谷美麗想追尋母親的足跡去疫區做貢獻,不想被爺爺撞見,祖孫二人一番推心置腹的懇談,爺爺谷年富深明大義,鼓勵孫女做正確的事情。第三場,親家顧山不請自來,想收購谷家的糧食發一筆國難財。谷年富佯裝醉酒了事,不想卻意外暴露,谷家大事要砸。第四場隨着疫情形勢加劇,疫區的人民生活物資緊缺,谷年富下定決心要讓糧食派上大用場。第五場谷年富在團圓飯桌上毅然決然放棄自家“大事”,拼着負債累累也要保證國家大事,他的一番良苦用心最終感化了所有人。第六場谷年富與老伴的大段唱更是讓人動容,將一對老夫妻多年相濡以沫的濃厚感情表達得淋漓盡致。在結構上,《谷》劇每場戲相對獨立完整卻不遊離主線,在相互呼應中由小變大,以小見大,將草根敍事與家國書寫巧妙融合進整場演出。

此外,《谷》劇對敍述小人物的個人生命體驗尤為擅長,闡述在新時代歷史背景中個人和家庭的命運時,把個人抉擇和國家書寫水到渠成地結合起來,展現了小人物獨特的個人經歷和深刻的生命體驗,將普通百姓掩藏在心靈深處温暖的家國情懷抒寫得感人至深。如貫穿全劇的中心人物、蘇北漢子谷年富屢遭挫折,卻越挫越勇。同時,他也是感恩的人,一直記掛着班長的救命之恩和國家政策對他的好處。谷年富身上的這種浩然正氣,正是驅動一個人去追求,驅動一個家族去發展,驅動一個民族走向復興之路之力。面對疫區人民急需物資需要支援時,他身上迸發出的民族精神和個性風采,一下就照亮了全劇。

多年來,編劇陳明深耕“三農”題材,堅持為社會記錄,為平民畫像,為時代立傳。導演李傑更是中青年導演中的出類拔萃者,他執導的作品堅守戲曲本體,走進生活的底層,善於表現平凡人物的不平凡。可以説,這兩位對鄉村生活洞察入微且具備提煉生活藝術本領的劇作家和導演聯手打造的現代戲《谷家大事》,通體都散發着強烈的平民意識。他們堅持通過小人物傳遞民族精神火光,通過作品振奮了民族精神。